http://www.lideedu.com

中小基金公司进入银行白名单难度加大 业务两头承压

  从货基规模占比来看,新沃基金、天弘基金、人保资产等11家公司的货基规模在公司公募规模占比超过90%。天弘基金的货币基金规模占比并非最高,次新基金公司新沃基金总规模为42.21亿元,其中新沃通宝货币基金单只产品规模为41.75亿元,货币基金规模占比达到98.9%。

  “对于中小基金公司而言,进入银行白名单只是第一步,现在与银行商议基金代销,资源互换也不仅仅局限在基金销售上,银行的债券承销业务也会寻求基金公司帮忙。”他说,“中小基金公司资源缺乏,除非业绩过硬,否则难以与大银行展开全面合作。”

  “尽管基金公司本身受到的影响并不如信托、券商严重,但监管新规影响到公募基金上下游资金链,也会受到冲击,中小基金公司公募业务短时间难靠权益类产品突围,机构业务也缺乏养老金或社保资格,新的一年还未看清业务方向。”上述次新基金公司销售人士表示。

  “银行在考虑与基金公司合作时,规模排名是一项很重要的量化指标,部分中小基金公司除去货币基金之后规模大幅缩水,难以达到银行合作门槛,对于中小基金公司而言无疑雪上加霜。”北京一位基金公司销售部人士称。

  零售和机构业务两头承压

  有北京基金公司负责销售业务的负责人感慨,现在与银行合作基金代销的零售业务,银行会设置包括总规模、长期业绩、此前代销基金业绩、渠道维护效果等在内的考核指标,对于基金公司而言,考核难度日益加大。

  在机构业务合作上,多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是否进入银行白名单并不是当前最重要的影响因素,目前债市低迷,委外资金规模大幅缩水,对基金公司影响并不局限在中小基金公司。

  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121家具有公募资格的公募及资管公司合计规模为11.59万亿元,其中货币基金规模为6.75万亿元,占比为58.26%。

  货币基金不纳入2017年规模指标,基金公司规模排名重新洗牌,一系列连锁反应由此引发,早前依托货币基金撑起公司总规模的中小基金公司首当其冲。

  日前,监管层和协会引导基金评价机构重新制定公募基金排名指标,基金评价机构今后不再公布包含货币市场基金规模的排名数据,基金公司2017年年度规模排名已经按照非货币基金规模排名对外公布。

  中国基金报记者 陆慧婧

  与此同时,金融同业业务“去通道”高压持续。1月6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专门针对将委托贷款业务作为通道的做法,要求信贷资金和资管资金不得参与委托贷款业务,委托贷款资金不得投资资管产品,不得投向禁止领域,委贷新规之下,信托贷款首当其冲。

  银行对代销基金及委外业务合作均设置了包括规模排名,长期业绩等各项指标在内的合作门槛,剔除货币基金之后,部分中小基金公司规模大幅缩水,无法进入银行合作的白名单。

  中小基金公司难入银行白名单

  对于规模较小或是刚刚起步的新基金公司而言,又少了一个相对容易的冲规模抓手。

  “货币基金不纳入基金公司规模排名之后,对中小基金公司影响很大,但具体影响程度也因公司而异。”一位次新基金公司销售人士表示,“银行的基金代销业务及机构业务均有门槛要求,部分银行采取统一标准,部分银行分别制定标准。四大行及股份制银行的合作门槛普遍要求基金公司规模排名在行业内前30名或是前50名,去年债市不好,多家银行委外资金选择投资货币基金,还会对基金公司单独提出货币基金规模在百亿以上的要求,否则委外资金流动性受到影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