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ideedu.com

影视股估值大幅回撤 博纳影业回A股路上飞驰人生不平坦

  人生如戏,股票开户,戏如人生。48岁本命年的于冬,成为韩寒那部《飞驰人生》贺岁档电影的出品人,或许不仅仅是巧合。

  “被耽搁的五年”,这既是片中被迫以炒饭大排档维系生计的前冠军赛车手的无奈,又何尝不是这位博纳影业集团总裁的自况和感慨。

  自2010年12月9日以“中国内地影视第一股”头衔登陆美国纳斯达克,长达55个月的时间里,博纳影业一直不受华尔街重视——其估值甚至只及此后才在本土A股上市的光线传媒(300251.SZ)的七分之一。折合人民币仅55.6亿元——这就是博纳影业在2016年4月完成私有化前的公司市值水平。

  “耍小聪明,赢得了100米,赢不了100公里”,沈腾的台词或能引发诸多人共鸣。

  引入包括红杉资本、复星国际阿里影业、腾讯、工行、中信金石基金、万达、中植集团等在内的“豪华天团”机构投资者;一众一线影视明星陆续加盟;将注册地迁移至2400公里外享有IPO绿色申请通道的新疆。曾声称要通过回归A股做行业领导者的博纳,屡屡汇聚高光。

  2019年,本是于冬希望达成心愿的年份,更是博纳影业成立20周年的大庆。然而,尽管有分众传媒(002027.SZ)、三六零(601360.SH)、巨人网络(002558.SZ)等前赴美中概股借壳回归的成功案例在先,且基于国务院2018年12月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相关规定,特别是明确了文化娱乐企业在IPO退出渠道上保持通畅的政策导向,2019年2月末,万达电影(002739.SZ)收购万达影视资产的行动终于被监管部门有条件放行,但博纳影业的独立上市之路迄今却仍未见明朗。

  阻挡博纳影业此次IPO审查的路障是什么?那些三四年前争先恐后参与私有化的买方团还有多久的耐心?而一旦成功,它们又能获取怎样的收益?最重要的,当市场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时,一度受到投资者追捧的影视股还能录得高估值吗?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日前发送采访提纲至该公司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IPO进程一度中止

  刹车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已在A股资本市场门前排队一年半的博纳影业,近期被监管层中止IPO审查。

  根据证监会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对于拟IPO公司,被中止审查的情形主要包括公司实控人被立案调查,中介机构违规被调查等。

  公开资料显示,博纳影业此次回归A股选择的资产评估机构为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而后者2019年1月8日因在此前粤传媒(002181.SZ)收购案中涉嫌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3月25日,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公司总裁兼CEO刘登清向《投资时报》研究员透露,上述被立案调查事项将很快得到解决。

  虚惊一场后,博纳影业重新回到IPO审查正常通道,并处于“已反馈”状态。

  问题是,小插曲虽然不影响大局,但面对监管层于近期抛出的近40条反馈意见,尤其是一连串涉及财务、业务等方面的问询,部分潜在投资者对于博纳影业此次IPO能否闯关成功,依旧有所保留。

  投资者收益或不菲

  基于过往参与回A个股私有化中出资者的不菲收益,以及其上市后对公司估值的大幅向上修正,外界对于博纳影业的算账兴趣,一直乐此不疲。

  以奇虎360为例,在其借壳江南嘉捷成功回A时,包括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国安(000839.SZ)、有中植系背景的ST中南(002445.SZ),以及当时还被称作力合股份的华金资本(000532.SZ)等在内,多家机构均斩获颇丰。

  数据显示,仅中信国安参股的浙江海宁国安睿威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凭借江南嘉捷1.64%的股份,即获得了1.86亿元的终极收益。

  回看博纳,根据其招股书,博纳影业在完成股份制改造之前,公司将截至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按照7.32:1的比例进行折股。这也意味着当时博纳影业30位发起股东的持股成本为7.32元/股。

  根据Wind金融终端上显示的中信证券(600030.SH)电影动画行业20家上市公司(以2016年12月31日的财务数据为基准)市盈率数据,该行业当时市盈率中位数为55.7059倍。

  不妨先以Wind计算的博纳影业当年0.5923元的每股收益来看,如果该公司届时成功上市,股价或可达到32.995元/股。而如果以扣除期末股本摊销的0.241元的每股收益来算,股价也可能达到13.425元/股。

  而无论取高线抑或低线,无疑都能让股东们大赚一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